金三娃娃
网站首页 > 性趣

花卉之恋

2019-10-18 金三娃娃 阅读

炎热的夏天,家里养的百合悄然盛开,与周围树上“放声歌唱”的知了勾起了我的回忆。

那时我还是我们篮球社的一名成员,每当我们在练习篮球的时候,我都会看到一个身高娇小的一名同级女学生,她似乎在张望着什么?也许只是过来看看附近的社团活动吧。

4.jpg

“张源!接球!”

“啪!”闷沉的一声,球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脸上,温热的液体开始从我的鼻子处不断流出

“张源,你没事吧?你刚刚在发什么楞啊?”社里的成员向我跑来

我擦了擦鼻子上不断流出的血液“没事,我刚刚只是在想一些事情。”

然后我不经意的又往那位少女的方向看去,发现她已经离开了。

后来我就像一只珍贵的高鼻羚羊一样,鼻子上绑了一大个“大包”。

由于我鼻子上的伤,社长也要我先休息几天,虽然我依然坚持不碍事。

没有了社区活动,闲余时间不知道该怎么“打理”。

“要不去图书馆吧?”我心里突然这样想到,其实平时我是不怎么爱看书的,对于看书我更喜欢运动,可是现在我也貌似只能去图书馆里打发打发社区时间了

步入学校里的图书馆,我拿了一本《阿甘正传》在阅读厅一个角落的座位处看着。

之后对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,是比我低年级的学生,他们被我这硕大无比的“鼻子”给吸引到了。

“嘘,图书馆里静止喧哗。”

45.jpg

我往这个警示的声音根源看去,是那个少女,吸引到我注意的少女,我“大鼻子”的来源。

然后她向我走来,坐在和我同一张桌子的对面,对我悄悄的说到“你的鼻子没事吧?上次我发现你在看我这个方向然后被篮球砸到了,我就觉得我有可能影响到你们了。”

“不碍事,不碍事,我这点伤其...其实没什么的,也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影响到我们。”我一直摸着头笑道

那也是我们在图书馆里认识,第一次搭话。

“我还没自我介绍,我叫‘雪玲’,你呢?”

“张…..张源”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许是少女主动介绍自己,或者是其他原因,心跳开始跳得很快,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紧张。

“你怎么了?你的脖子变红了,不舒服么?要不要我去叫医务室的同学过来看看?”

“没……没事,我只是….只是…..嗯,家族遗传,一会一会就好了。”

不知不觉我们就这样聊了很久,后来我也知道了她的教室在我们楼上。同时也是文学话剧社团的成员。

就这样我们慢慢的成为了朋友,无话不说的朋友,同时我也没再像之前一样“家族遗传”一样紧张。

“你有喜欢的花吗?”

有一次她就这样问我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39.jpg

“嗯。。兰花,怎么了?”

“兰花啊,很优雅的花呢。”

“那雪玲同学呢?你喜欢什么花?”

“我喜欢百合”

百合,象征纯洁的花,雪玲也正是如此,纯洁宛如天使,渗透我的心里。

自从她说喜欢百合之后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去买了一株放在家里,每天都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时光匆匆,我们也顺利毕业,也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,可是我没有向她表达我的心意,那种爱意。

现在她在哪所大学上课呢?我还能见到她吗?

这样的想法不断在我脑海里徘徊,但我希望她能安好。

回想了那么多,是该出去散散步了,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穿上鞋,戴着鸭舌帽,带上手机,插上耳机,倾听自然。

刚出门到了楼梯处,我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让我“家族遗传”突然体现,内心无法抑制住的冲动。

“雪...雪玲?!”

少女抱着一堆行李呆呆的看着我“张..张源?!”

(未完待续)

金三娃娃

金三娃娃

金三娃娃

金三娃娃




//